源氏夫人

本丸养老院5

全员向轻松日常

偶尔搞事情 

CP未定

ooc有

不开车

本丸养老院1

本丸养老院2

本丸养老院3

本丸养老院4


“鹤!丸!国!永!你给我下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其中蕴藏的怒火使我面前倒掉在树上的鹤丸颤了颤。

他轻巧地从树上一跃而下,扬起的衣袖短暂地遮蔽了耀眼的日光和葱郁的树冠,像一只振翅的鹤。

“没有见过你啊,是从隔壁本丸养老院过来的么?”落地的鹤丸国永微微低下头,过白的皮肤看起来就像是会反光。……这位老人,该不会有白化病吧?亚洲人没道理会白成这个样子啊。

我下意识看了一眼他的头顶,雪白的柔软发丝,像是鹤的羽毛一样。

可惜,不是红色呢……丹顶鹤什么的。


“你想要对我的头发做什么啊?”他笑着这样说,一手摸着下巴:“不过,丹顶鹤似乎也不错啊,可以吓她一大跳呢。”。

我一惊,懊恼地捂住了嘴。一个不小心,说出来的啊!一定是今天太阳太大晒得我头脑不太清楚,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说出失礼的话来。

我鞠身道歉:“对、对不起!请原谅我一时的失礼,因为您的姿态实在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高洁的鹤,所以才有这样的想法。绝对没有冒犯您的意思,请您原谅我。”

他愣了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先前就听说过隔壁本丸养老院的审神子和我们花丸养老院的花审是完全不同的人,今天见到可真是吓了我一跳啊。”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这一位似乎也在飘花瓣呢,和三日月一样的花瓣,不过他还自带了背景板(?),背后满是搞事情三个字。

啊啊啊,不能总是对老人生出奇怪的想法啊!


“鹤丸国永!你再试图惊吓隔壁本丸的人的话,之后一个月就给我去厨房帮光忠的忙!”一个高挑的女孩子端着茶小跑着过来,把托盘塞到他手上,愤怒又有些无奈得说道:“惊吓到客人了还敢让人家小姑娘跟你道歉!太过分了,快道歉。”

虽然是在生气,但笑意还是明亮得惊人,或者说着一类阳光开朗的女孩子天生就让我很喜欢。

说着她转过身来,自己先对我道了歉:“我是花丸养老院的花审,负责照顾这里的诸位。抱歉,鹤丸一直就喜欢恶作剧,请原谅他吧,他没有恶意。”

我连忙摇头,目光却一直凝在她热烈的笑容上:“不不,我知道鹤丸先生没有恶意的,他没有对我造成困扰,请不要斥责他。”

端着茶盘站在一边的鹤丸,听到斥责二字的时候,噗嗤一声没有忍住笑了出来。

“鹤丸国永!”花审怒而回头:“你笑什么笑?”

“没什么。”他依然在笑,被花审瞪着还抽空对我眨了眨眼睛。


“审神子跟我一起去给大家送茶吧?我可以介绍花丸的大家给你认识。”花审回头看我,一秒切换成了明艳爽朗的笑容,让我微怔,,怎么说呢……这个笑容清凉舒适,让人怀疑刚刚看到的那一张怒火中烧的脸与此时这一张是否来自同一个人。

我点头,从鹤丸那里结果来托盘:“那就麻烦您了。”


花婶脸上露出一个苦痛的表情:“不,不要用‘您’这个词。你还真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啊!“她忽然凑上来,凝视着我:“长得也很可爱。

像你这样子的女孩子,和本丸养老院的各位相处,真的不会被吃得死死的么?我记得,三日月和髭切他们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对着那几位,这么乖巧温柔是会吃亏的。”


“诶诶?并没有啊。本丸的大家,都是很温柔宽厚的长辈。”我有些惊讶于她的说法,而且,稍微有点生气。

她一手拍开凑在她身边的鹤丸,伸手摸了摸我的脸:“这样子是生气了?还是一张微笑脸的愤怒啊。鹤丸,我不想让她回本丸了,就让她留在花丸怎么样?”

我吓退了小半步,不过这个女孩子的触碰没有带给我任何不适的冒犯感,大概是她阳光一样明亮的笑意使我无法生气。

“总之,本丸的各位都是很好的人!”我再次坚定地反驳她。

花审看了我两秒,忽然转过头笑出声:“噗,怎么会这么可爱啊!鹤丸,你给她介绍一下花丸的大家,顺便,说说本丸那几位。”

“是!”鹤丸的搞事情背景板似乎比刚刚更显眼了。

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本小册子,指着上面的照片一张一张给我看。

“这是我们花审特别编撰的老人资料哦。”


翻开第一页就是鹤丸自己,不过名字写的是:鹤丸·搞事情·多动症·国永


我疑惑地看向鹤丸,他飞快地翻了下一页


三日月·哈哈哈·甚好甚好·老年痴呆·老流氓·宗近

江雪·世界充满了悲伤·洗发水很贵·不高兴·左文字

笑面·黄段子·只敢说不敢错·最爱金蛋蛋·青江

髭·老年痴呆·白切黑·大佬·切

膝·阿尼甲今天也不记得我名字·才没有哭唧唧·丸

……

我面无表情接过了本子,一页一页看完,虽然有很多是我不认识的花丸成员,但是本丸的各位我还是很了解的。

我的理智告诉我,这个不可信,然而,心里有个小角落一直在吵着,是的,没错,就是这样的。


“是好茶呢。你在看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莺丸注意到了我手上的小册子。

我飞快合上小册子,“没有什么特别的,茶很不错,您尝一尝。”


恩,莺·喝茶·热爱大包平·头发分三层·丸

前面都很合理,没什么大不了的。至于头发分三层……直觉告诉我,绝对绝对不能让他看到!


---------------------------------------------

忘记自己要写什么了……

下一章大包平出来,玩一下黑蓝的梗

【今剑x女审】今日之剑(上)

注意事项:

婶婶不是很正常

婶婶有两个本丸

涉及大太刀今剑出场

有私设

预计三到五章结束


这篇是100fo的点文 @帝辛 ,一周半天假的我就这个速度,快不起来了

抱住今剑作咸鱼状

---------------------------------------------------------

“审神者编号:236D-5623

姓名:未知

灵力:特上

死亡时间:约公元十二世纪末

再次确认未暗堕。”


“醒过来吧。历史需要您来守护。”

“请回到现世来,同刀剑的付丧神一起守护历史。”

谁在说话?……听不清楚呢

“未曾离去的过往之人啊,请回到现世来吧。”


她在一条不知流向何方的暗红色河流边徘徊,河水几乎是静止的死水,但总有苍白的骨头在水中起起伏伏。

她走了很久了,在这里没有白天黑夜,没有春夏秋冬,没有饥饿疲劳悲伤欢喜。寂静无声,没有终结。


她听到有声音在呼唤她,她不想要理踩。她在河边找一件东西,一件让她从公元十二世纪找到了公元二十三世纪的东西。

是一把很好看的刀,叫做今剑。

她找不到它,于是从来不试图度过河流,而是一直一直找。


“您说今剑么?他在本丸等候您去唤醒他呢。”依然是那个聒噪的声音,不是人的音色。

她所寻之物的名字使她她缓缓的转动眼珠看向说话的那只狐狸,灰黑的眼瞳僵硬而骇人。死去太久,灵魂已经忘记活人的眼睛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如果您愿意成为审神者带领刀剑男士们击退时间溯行军守护历史的话,请回到现世来吧!刀剑将是您最值得信赖的伙伴,他们将会尊敬您,顺从您,守护您,陪伴您!永远不会背叛,不会离开。”狐狸摇头晃脑的说。


回到现世去……

她忽然笑起来,枯萎到只余下白骨的诡秘面容却透出鲜活少女的神情,如同冥河两畔无风却自然零落的红色花朵,流露出一点点的温柔和甜腻。


狐之助微微打了个颤,开始怀疑政府报告上的未暗堕确认。

西历2290年,时间溯行军与政府直接的战斗已经延续了很久了,溯行军开始不仅仅满足于从过去的时间带回源源不断的兵力,与政府的对抗让他们逐渐认识到审神者的重要性。于是,他们开始从过去带回拥有灵力的人,使之成为溯行军的审神者。

政府有时会从溯行军那里缴获这样的战利品——一具拥有强大灵力的活着的躯体。能被政府带回的躯体,都是还没有真正从过去来到现在的,即还没有醒来。

躯体是活的,政府无权杀死他们。只能够反复审核灵魂,再决定是否唤醒。现如今拥有灵力的人也不太容易找到,政府也会考虑通过这种方式补充战力,毕竟是活着的强大灵力载体,这也是无奈之举。

但是政府的审核程序及其严格复杂,多次确认灵魂并没有被溯行军诱使暗堕后,才会将目标录入审神者的档案,绝对不会有错。

狐之助抖抖皮毛,跑上前去:“请随我前往本丸!”



“源义经是很好的主公。”

这是刚刚来到本丸的膝丸对审神者昔见说过的话。


这一位有着薄绿色头发的付丧神一来到本丸,就被审神者请求谈一谈源义经的事情。

他很惊讶,不过更多的是欣喜。

大部分审神者都不太愿意提起刀剑们的前主,也许是自知里叱咤风云的枭雄们相去太远,也或许是为了防止自家的刀剑留恋前主导致暗堕,也或许是单纯的嫉妒着。


昔见姬君,真不是一般的女人呢。

膝丸回想着他还不太熟悉的主人,她整个人浑身都透着一种古雅的气质,美丽精致,却又透出不可侵犯的高贵。她的衣袖上带着淡淡的香气,这种气味膝丸很熟悉,是平安时代京都贵族间常用的熏香。这位年龄不大,尚且可以称为女孩的主公,尽管是个相当温柔沉静的女孩子,却时时透露出不符合时代的华贵。

总而言之,不像是别的本丸那些天真烂漫冒冒失失的少女,反倒是像平安时代的名门贵女。

不过,还是有点稚嫩呢。


膝丸想了想自己作为源氏重宝在源氏见过的那些夫人们,一对比就会发现,昔见娴静有余,庄严雍容的气质上却还稍微差了一点。

果然,还是个未出嫁的不谙世事小女孩啊。


“兄长!”远远地看到髭切,膝丸立马跑了过去:“兄长觉得新的主公如何?”

“毕竟都当了上千年的刀……这种事情也觉得无所谓了。”髭切对于新的主公倒是不着急下什么定论,:“不过,主人身上有很熟悉的感觉啊。”

“兄长也认为,主公她有平安风骨么?”

“不是说这个。熟悉的感觉,倒像是退治鬼的时候呢。”

“恩?什么意思?”

“哦呀,总之,弟弟丸稍微也注意一点吧。”

“兄长!我叫膝丸呐……虽然说弟弟丸什么的,差不多也习惯了。”


送走膝丸,昔见开始慢慢地修剪起中央和室的桌上拜访的鲜花。

她低垂着眼睫,一边剪下一片片鲜绿的叶子,一边想着如何离开。

今天是她的诞辰,本丸的各位偷偷准备了庆祝活动,短刀们忙活了好久,离她诞辰越来越近,他们见到她时眼睛几乎是闪闪发光。

她早知道他们暗地里的准备,却不动声色,短刀们太过期待,她就等着大家送上惊喜。另外几位太刀是知道她发现了的,却很高兴她不说出来,一期一振看着高兴的弟弟们,特别夸赞过她的温柔。


然而实际上,这个根本不是她的诞辰,只是她从彼岸回到现世的日期。

也是她就任审神者一周年纪念日。

她第一个本丸的一周年,她重遇今剑的一周年。

这个日期,对于这个本丸,可以说是毫无意义,准备庆祝活动,简直是件好笑的事情。


这个本丸,不是她第一个本丸,虽然说在这个本丸,从名字到生日,都是她漫不经心随口胡说的,但她也确实算得上是很用心,不到一年时间,几乎是全刀帐,说是几乎,也只差一把今剑而已。

这个本丸,唯独没有今剑。


她小心翼翼地注视的今剑,在另外一个本丸,一个只有今剑和她的本丸。

不要别人看到今剑,不要别的带走今剑。


“本当の爱とは何か、あなたの时间を、あなたの自由を、あなたまで自己を见つけて、私は待っている。”她低声念出《万叶集》里这一句话,她的今剑,应该在本丸等着她吧?


把盆栽修剪出了她想要的样子,昔见满意地放下剪刀。片刻之后,她忽然又把剪刀拿起来,面不改色地在自己的手臂,腰侧划下深深的伤口,锐利的剪刀刺破柔软白皙的肌肤,由于疼痛,她的手有些抖,但眼神始终安静平和。


然后,她处理好剪刀,召唤了常任近侍一期一振。

粟田口家温柔的长兄被她吓了一跳,却没有喊人来为主人治疗。

整个本丸,只有他知道主人的身体是由溯行军打造的,不稳定的状况时有发生,身上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伤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样的情况,主人需要回到政府那边去治疗,刀剑男士 没有办法帮上任何的忙。


除了担忧以外,他没有别的任何作用。

主人不会有什么事,他深知这一点。战斗中,他亲眼看到审神者的心脏被溯行军的枪兵洞穿,但是没有死亡,甚至恢复的很快,只是离开了十几天去政府那里治疗,她就完好无损地回来了。

但是即使这样,担忧也是没有办法抑制的。

不过真是遗憾啊,大家准备了那么久的惊喜。



换掉占了血污的衣物,换上了铺满红枫的小振袖,精细地描了眼角,含了朱砂,女孩轻轻按了按自己的腰侧伤口,已经痊愈了。

她终于去见她的今剑。


一步一步走在本丸,她调整着自己的步态。今剑大人会喜欢我这样的打扮么?

头还要低下几分,这样才显得温婉。

发饰稍微有些多了……很重,会不会太过隆重呢?

昔见想了想,解下了一部分发饰,把几缕头发留在脸侧,发尾弯出婉约的弧度。

这样显得更顺从一些。

她这样想着,又笑起来。


真好呢,能这样期待每一次相见。那么多年里,她的等待都落空了,现在却能轻易地见到他。


转过最后一个拐角,她见到了今剑。


银白色的头发难得没有扎起来,随意地散在背后,长发委地。

听到背后有人走近,他回过头来,脸上是灿烂的笑容:“主人!您来陪我玩了么!”

“日安,今剑大人。”昔见鞠身行礼。

今剑已经习惯主人的多礼,蹦蹦跳跳地扑进了昔见怀里撒娇。

他家主人很奇怪,这一点他早就习惯了。主人恪守着礼仪,对他使用敬称,但也会容许他的撒娇。

整个本丸除了他自己,没有别的任何人,连刀匠都没有。

据主人说,就是因为没有刀匠所以只能麻烦今剑多多出阵。他遗憾之余倒是很骄傲,他可是活力满满的小天狗呢,很厉害的哟。

不过这种骄傲,在某一次出战之后,就消退了许多。

那一次他遇到了检非,一对六的情况下又被等级压制。可是他不愿意撤退。

他之所以没有碎刀,是因为他的主人,以自己的血肉之躯为他挡住了攻击。

十几岁的娴静女孩子,浑身上下都没有过任何伤痕,在那种时候毫不犹豫地迎上了敌方的刀刃。

一身鲜血的她望向自己的神情,没有任何责备和怨怼,平静又温柔。

他知道,自己被深爱着。


“主人好久没有回来了,我每天都乖乖听话,所以您要多来陪我玩啊~”今剑脆生生的音色在离她很近的地方响起。

“能陪您玩耍不胜荣幸。”昔见蹲下来,平视着今剑的眼睛。

当她注视那双深红色的眼睛时,就会感到无比的满足和平静。

无论过了多少呢,今剑大人的眼睛都是这样的瑰丽。


今剑亲昵地抱住昔见的脖子,笑得眼睛眯起来,:“总觉得我以前好像个子挺高的……是错觉么?”

他蹭着昔见的颈窝,一手比比划划:“好像高到可以很轻松地把主人抱起来呢。”


昔见的心尖略略一酸:“能够把我抱起来的今剑大人,一定很厉害。有机会的话,我也想要再次被抱起来”

“主人!”

“有什么吩咐么?今剑大人。”

“我们去玩吧?你不在的时候,我又变得更~加~厉害啦!”


------------------------------------------------

本当の爱とは何か、あなたの时间を、あなたの自由を、あなたまで自己を见つけて、私は待っている。

真爱是什么,予以你时间,予以你自由,直到你找到自我,我等你。

点文到现在就结束啦!
我应该会写鹤球或者今剑的一个短篇
预计半个月之内写出来

点文

突然发现粉丝过百了!
所以说有可爱的小天使想要点文么?关于刀剑乱舞的
遇到感兴趣的内容我大概会写

……就算不是特别想看也可以随便点一下嘛 不然我很尴尬啊

本丸养老院4

本丸养老院1

本丸养老院2

本丸养老院3


到最后,去花丸养老院的人相当的多。

我认为老人家这样不太方便,便劝他们不要去那么多人,但他们居然纷纷表示,自己有重要的亲人/朋友/后辈在花丸养老院,我一时也只能答应他们。

老人家一旦开始可怜兮兮地看着我,用平静的语调开始诉说自己年轻时结下的羁绊,那我就没有办法拦住他们了。

另一个方面,院长说花丸养老院和我们本丸养老院各方面条件都是相似的,老人短期生活完全没有问题,即使是长期也没有问题。

不过后来我才知道,无论是本丸养老院还是花丸养老院,都是同一个院长。


老实说两个养老院隔得不远,也就公交车四站路而已。

但是很不幸运的是,本丸有人晕车呢。

髭切先生从上车十分钟左右就很不舒服,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助他,只好叫他在车上睡一会儿。

我特意请坐在我旁边的三日月和他换了个位置,以方便照顾他。他也很信赖地低头靠在我的肩膀上睡了。

髭切是本丸里,为数不多的几位一头白发的老人之一,是一直偏向奶黄的白,看起来就很柔软,平时髭切说话的语调也非常非常温柔。

但我对他有种不知原由的惧怕,唔,这位髭切先生并没有做过什么危险的、强势的事情,也没有骇人的气势。

但是……就像是没有见过猫的老鼠也天然会畏惧猫一样,我有一点怕髭切。

这种恐惧,非常失礼,对于髭切来说很不公平。


所以说,现在有机会能够亲近髭切,而髭切又那么信赖地睡着了,那么,我就一定要守护好髭切的安眠!


……不过,好痒啊。

因为天气缘故,我的衣服相当单薄。

髭切偏着头睡觉,随着他的呼吸,有规律的气息喷洒在我肩膀和脖子附近,本来就已经很热了,偏偏他那一头好看的白色短发还全部都在我脖子附近!

又痒又热,然而我还不敢动。

“髭切先生?您睡着了么?”我轻声问了一句。

……毫无动静

看来是睡着了呢。

我轻轻叹了口气,打算认命忍过这几站路程。


“不如,我和你换个位置吧?”后排的小狐丸问。

我礼貌地谢绝了他。小狐丸很有风度,但我不想麻烦一位老人来帮我,更何况,髭切是很信赖我才能这么快地就在我旁边入睡的!我不能因为这一点点炎热就退却。


快要到站的时候,髭切自己醒了,非常尴尬的是,我当时恰好盯着他看。

我之前就有说过,很羡慕小狐丸那样纯粹的一点都不驳杂的白发,希望自己老了以后头发也能白的很好看。

这一回我注意到,髭切的头发和小狐丸虽然略有不同,但是色调更好看,很温暖,如果我奖励是这个样子的话,那么一定看起来就是个慈祥的老奶奶呢。


他睁开眼睛时,刚好与我相对,蜜糖色的眼瞳与车窗透入的阳光重叠,像是流淌的黄金。

在我的理智回笼以前,一句不过脑子的话就脱口而出:“眼睛……像是会发光。”

“哦……有什么在发光吗?”他微微垂下眼睫,半敛住眼中琥珀一样好看的颜色,问道。


天呐,我怎么会……说出这么失礼的话来?!对一个老人家说这种话,未免太过轻浮不尊重了!

“我是说……恩……那个,大概是有什么在发光,晃到我眼睛了。”我窘迫地憋红了脸,也没能解释好。

“哈哈哈,看来是老人家的衣饰反光了。”公车过道另一侧的三日月看出了我的尴尬,及时替我解了围。


我无比感激地望过去,他果然拿着某样金色的饰品向我微笑。

真是一个善解人意而且异常温柔的老爷子啊!

我要心怀敬重以及感激,好好照顾老人家来感谢他们的善意!


恰好车到站,我立马下了车。

也就错过了髭切和三日月在我背后那意味深长的一眼,很久之后我才知道,他们两个,根本不是什么温柔和善的老人家,全是心机老人。


从我踏入花丸养老院第一秒开始,我就确认了,这个养老院的布局以及风格,和我家本丸养老院一模一样,连栽种的树木花卉都完全相同。

难怪院长说不用担心老人家会不适应。


但是,没有走上几步,我面前就骤然出现了一张倒置的脸,吓得我的脸色同那种倒置的脸差不多白。

白皙得几乎没有血色的皮肤,以及从上方忽然出现的初次见面方式,都让我对这位叫做鹤丸国永的老人映象很深刻。

恩,如他自己所说,是个惊吓呢。

--------------------------------------------------------------------

小剧场:

髭切:哦……有什么在发光吗?


(婶婶内心:决不能直说眼睛!太轻慢了!快点胡诌一个别的什么!)

婶婶:你的眼屎

(脱口而出,说完就恨不能掐死自己)

髭切:……是婶婶也好女主也罢,都要斩了哦?

---------------------------------------------------------------------

虽然是全员向,但是实际上可攻略目标不包括隔壁花丸养老院成员。


审神日记 序

我是审神,刚刚收到政府的任命成为所谓审神者。

现在心情很复杂。


刀剑乱舞这个游戏,很多人都是玩过的。游戏设定是刀剑拥有人身,成为付丧神,在审神者的带领下击败时间溯行军,保护历史。平时刀剑男士们就和审神一起相亲相爱地生活在名为本丸的大型建筑中。


这个游戏,我玩了挺久了。然而,我从来没有想过,游戏里的设定是真实的。

收到时之政府任命的时候,我是不相信的。

然而

然而,我再一次打开游戏时,清清楚楚地听到我的近侍加州清光说出了游戏中不应该出现的台词:“主人不接受任命是不想要我们么?不爱清光了么?”

那个撒娇的语调,确实是我家清光无疑。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我艰难地回话。

“主公也喜欢惊吓么?”鹤丸是声音突然冒出来。

我下了一跳,连忙看了看,近侍确实是清光每错。

“看了是成功惊吓到主公了。我在庭院里面哦,您现在看不到的。”果然近侍不是鹤丸。

不过,我倒是真的被吓到了

无论如何,这个任命,我最后还是接受了。

(攻略向)关于这次新活动的一点个人见解……

微行_暂时封笔:

嗯,这次阿官(日服)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活动,我一激动,就从下午更新肝到了现在……一边看书一边肝刀委实是十分酸爽……


然后研究了一下路径嗯。


反正我看到这次的地图和介绍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不是数学,啊不对,小学奥数里的那个“一笔画”问题么?不走回头路,如何一笔画完整个图——就像这个




总之我回忆了一下童年。


当然这个活动的路线和一笔画问题并不一样,因为他还有步数限制,而且也可以走回头路……总之废话少说,在我付出了若干小判的代价后,get了一些经验,在这里分享一下。




这是超难难度的地图


首先,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反正我在经过了最初两个只能向前走的点之后,如果选择右拐,总会迷之走不到终点,步数各种不够。所以我一般都是选择往左。




然后,在不是特别保守的情况下,就有两种走法:


路径一:


好吧先忽略一下我的灵魂画风,这个路径是本人根据二年级奥数的扎实基础,总结出来的、理论上的最佳走法。因为它可以走过每一个点,然后只重复经过了两个点,达到了传说中走过所有点、深藏身与名的成就!
























是不是好棒棒?




















是不是拯救了各种强迫症比如这种?




(图是微博借的,问对方求授权可能太晚了暂时还没有回,如果不妥到时候会删)















阿官:你想得美。














根据这个走法,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因为他浪费了太多的步数。尤其是前期,因为路径太过妖娆——没错你需要走出一个S形——往往会走到一半就发生惨剧,步数不够了。。。很可能到不了终点。。。


比如这样


这就是我以身试法的后果,之后下一个点就是一个钥匙的资源点,我就悲催的,回城了。




怀揣着20把钥匙,回城了。。。








所以我一般都是走第二种路线(顶起了锅盖)。


路径二:


这条路和1相比,有两个点是必然无法到达的,所以应该也不是最佳路径吧……不过按我摸索了一晚上的结果来看,只要你不是特别特别特别非,这条路一般都是可以走完的,而且走完之后大能得到20-25个的钥匙。


这条路的好处是风险很小,因为一开始就是有七次步数的,向左拐一个点——哪怕是你从出门到第三步没能获得一次步数的补充,它的到王点的最短路径,也就是


都足以支持你安全到达王点。


何况连续三步都没有一次的补充的情况非常非常的少。


所以,按照这个方法,你可以随时监控剩下的步数,和到达王点的最短距离之间的变化。几乎全程都能保持“以最快速度细软跑”的状态,最起码,左边一片区域的点是可以安全踩完的,然后怎么着也能有个十几个钥匙这样。






嗯,大概我的经验就是这样,也不能说就是完美方案了,但也算个人的一些见解吧。因为看到有小伙伴说她一次只能拿十个左右的钥匙,所以稍微写了个攻略。以后肯定会有大佬拿出更好性价比更高的线路图来,不过目前我自己用的就是这个啦~




以上。(想转载请随意)



本丸养老院3

全员欢乐向 若有男主 也还没出场

本丸养老院1

本丸养老院2

------------------------------------------------------------------

真是太让人生气了!莺丸怎么能够不顾惜自己的身体执意要喝茶呢?

已经喝了太多的茶,都导致肾结石了,难道他就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状况么?


我极其愤怒,一路跑着到了茶室,气喘吁吁地拉开门。今剑跟着追了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今剑跑得好像比我快?看了我需要努力锻炼呢,不能输给老人家。


我推开茶室的门,果然见到了莺丸,他似乎是更偏好沐浴着自然的天光悠闲饮茶,颇有贵族公卿的雅致。然而自从我发现莺丸因喝茶而肾结石时,就已经禁止他喝茶了。本丸的大家也很关心莺丸,每次看到莺丸喝茶就会告诉我。

久而久之莺丸也就不敢在室外堂而皇之地喝茶了,总是躲在室内,不容易被人看到。

“莺丸!”

“审神?”莺丸短暂的惊诧了几秒,随即笑着拿出了另一个茶杯:“要喝茶么?偶尔悠闲一下也不错。”


“……”我看着莺丸,刚刚的怒火都慢慢消散,像春天被风吹动的水面一样柔柔地荡开,无影无踪。

在这个本丸养老院里,有那么一些无法粗暴责备的人,眼前的莺丸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除开总是执意喝茶让人操心这一点,莺丸大概是这个本丸里我最喜欢的人。

我刚刚进入本丸养老院,真正逐步认识这些老人,是在燥热的夏末,汗水让人烦躁而易怒。我努力地微笑着和人交谈,心里充满了各种杂乱的烦躁。

但是,见到莺丸的时候。我的烦躁消退了,明明是讨人厌的夏天,明明热得她觉得自己快要融化了,但是对上莺丸温和的翠色眼瞳时,我觉得自己听到了春日婉转的莺鸣。

我在那一瞬间觉得,春季是最美好的季节。

跟朋友们提起过当时的心情,朋友笑着说,这就是一见钟情啊。

我才不对老人家怀有那种想法。只是很喜欢老人特有的气质,没有岁月的沉淀,是学不来的。

后来我才知道,这种老人,很难搞。

我发不起来脾气,他也不能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我深呼吸,平缓了自己的吐气节奏:“我对茶并没有什么偏好。您的茶,我也品不出好坏来。但是,还请您不要在和那么多茶了,这样您的病情可能还会加重。”对待老人的要义之三:讲道理。

是的,没错。我每次气势汹汹冲过来准备发脾气,最后都没脾气,只能好声好气地劝。我有时候觉得,我不是护理人员,是孙子,特别乖的那种。面对莺丸我毫无抵抗能力,只能讲讲道理。

“那可真是可惜了。不过大包平也不懂茶,没什么妨碍。”莺丸说着喝了一口茶。

出现了!大包平!碎碎念时的关键词!不孝孙子大包平!

我一边想着大包平,一边飞速上前提走了茶壶,一把握住他手上的茶杯:“请不要再喝了!”

“这句话,还是跟次郎说比较合适吧?”莺丸开了个小玩笑,然后示意我松开手。

我坚定的拒绝了他,当我傻么?松手让你再喝一口?

莺丸微微有些苦恼的样子:“你这样按住我的手,我确实是喝不了茶,但也没有办法放下茶杯啊。”

我再次摇头,才不相信他。上次我一松手,他就拿起旁边的茶叶跑路了。

“那我们就一直这样子么?”他低头看了看,他拿着茶杯,我抓着他的手,“被别人看到的话大概会很麻烦?虽然我并不在意。”

“诶?您在说什么?”我很茫然。

“不管别人怎么说都可以。虽然我经常在说这一句话,但是,你应该还是会在意一下。尤其是在本丸的大家都很喜欢你的情况下。”莺丸看到我茫然的样子,又很耐心地说道:“你这样握着我的手,显得很偏爱我啊。”

“并没有!本丸里所有的人,我都很喜欢。”我急忙辩白。虽然说私心里确实是很偏爱他,但是就是不想被说出来啊。


今剑忽然有点委屈地说:“不是最喜欢我么?”

始料不及的一句发问,我一时居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本丸的大家,我都很喜欢。”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傻傻地重复了一次刚刚说过的回答。

今剑圈着我的手臂,“我可是活蹦乱跳的可爱小天狗啊!”

我无力地看着莺丸微笑着站起来,拿起他的茶,优雅的离开了。

今剑还在撒娇,我也没有办法招架。

明明今剑是三日月他们的哥哥啊,为什么撒起娇来这么熟练?


QAQ今天也没能没收莺丸的茶。

第二天,本丸养老院院长突然找我说,莺丸要到隔壁花丸养老院去住几天,本丸还有一些人会一起去,叫我陪同去照顾。

我心里想,难道是以为去花丸养老院就不会有人看住他喝茶了么?幸好院长喊我一起去呢。

听说,莺丸经常念叨的那个大包平就在花丸养老院。

也是在养老院工作么?我有些疑惑。本丸养老院里并没有经济困难的老人,但是如果孙子是在养老院工作的那,那工资也确实不算高。

哎,不管怎么说,见到大包平一定要劝他多来看看他爷爷莺丸,老人家那么想念他,他却一次都没有来过,太说不过去了。

----------------------------------------------------------------------

小剧场

莺丸:我真的没有肾结石

大包平:总共才三章,我就出来解释了第二次!我不是楼上的不孝孙子!

三日月&小狐丸:我俩根本没出场【咸鱼.jpg】

----------------------------------------------------

本丸养老院4

-----------------------------------------------------------

各位看官大老爷们,看我顺手给我点个喜欢好不好?要是在顺手给个评论我就更高兴了!


我有一振小一期

我有一振小一期
我从来也不骑
有一天我心血来潮带他去挖地
他挖出一振小后藤他心里正得意
我不高兴哗啦啦啦啦哭他一身鼻涕

讲真 一期哥你是不是偏心?信浓也是你弟弟啊!